主动封锁的西班牙小镇:近1/4为老年人 全镇无人感染


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“特效药”羟氯喹。然而,特朗普极力宣传后,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、囤积羟氯喹的现象,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,最后酿成惨剧,丈夫不幸身亡,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、情况危急。

近日,在美国密歇根州发生了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:当朋友推开家门时发现,独居在此的一名女护士,已经因新冠肺炎在家中的沙发上逝世。

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,福奇、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·比尔克斯、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·库什纳、国土安全部长查德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。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。

令人惋惜的是,自3月底,丽莎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,高烧不退、不断咳嗽,失去了味觉和嗅觉,再加上她本患有哮喘,最终导致其因病逝世。

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,虽然福奇和纳瓦罗在战情室爆发冲突,但福奇与特朗普和彭斯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然而,也有一些官员对福奇观点态度的转变表示不满。

美国食药监局3月28日批准,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(EUA)。根据授权,医护人员必须联系当地或者该州的卫生部门以获取药物。

里德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,“你就答应了吧”。最后,大家达成共识,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,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。

据密歇根电台新闻网报道,在3月24日和确诊患者接触后,丽萨曾2次申请做检测,但由于按照当地规定,只有等出现症状才能得到检测机会,因此,据发现其遗体的朋友回忆,丽萨大致是在3月30日被检测并得到结果。

四位知情人士透露,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。

“据我所看到的研究,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,显示了(该药)‘明显的治疗效果’”,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,“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”。而后,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,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。